• <tr id='ayVgm7'><strong id='N0wk0f'></strong><small id='aaCT70'></small><button id='AVxUWi'></button><li id='3nnrwC'><noscript id='JCd4Qz'><big id='EuSLRU'></big><dt id='6MjvLh'></dt></noscript></li></tr><ol id='sW9qzJ'><option id='XLTQVP'><table id='yU6sEC'><blockquote id='K1YcTb'><tbody id='d9WHe3'></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KwhLd'></u><kbd id='pDEBhy'><kbd id='7j08lu'></kbd></kbd>

    <code id='CX6xxm'><strong id='gHnAnm'></strong></code>

    <fieldset id='c1JkM1'></fieldset>
          <span id='Ke4BsR'></span>

              <ins id='H9j50N'></ins>
              <acronym id='oFJeOT'><em id='68vtqg'></em><td id='HIpXfK'><div id='9NxlP4'></div></td></acronym><address id='AamEqy'><big id='TSR1O9'><big id='r2Faq4'></big><legend id='YY1O87'></legend></big></address>

              <i id='M4kWAU'><div id='OU76vB'><ins id='cAkXXb'></ins></div></i>
              <i id='9NQTwL'></i>
            1. <dl id='7PxcGK'></dl>
              1. <blockquote id='OJCZ54'><q id='IlkZVj'><noscript id='7DkZBN'></noscript><dt id='8UiuC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eYadHJ'><i id='XPs20X'></i>

                利多聚集上证指数站上3100

                发稿时间: 2021-01-28 03:28:36

                久久亚洲 99色吧是一款非常精彩的视频观看网站,黄色视频在线观看无需播放器,非常清晰,流畅,没有任何的广告插入,随时观看都很舒畅,非常适合喜欢宅在家看片的小伙伴们。印媒:印度北方邦一在建立交桥垮塌已造成12死

                (原标题:中国打造证券交易所“一带一路”)

                  城乡融合视角下的数字鸿沟弥合

                  作者:聂石重

                  在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和乡村振兴战略的稳步实施中,我国乡村经济社会发展的网络化、信息化和数字化水平不断提高,城乡互联网基础设施和服务应用的均等化加速推进,农村居民的网络信息能力和数字化素养显著改善。据《第46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止到2020年6月,我国城镇网民规模为6.54亿,占网民整体的69.6%,城镇地区互联网普及率为76.4%;农村网民规模为2.85亿,农村地区的互联网普及率为52.3%。总体而言,乡村的网络化建设水平与互联网普及率,与城市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但是,随着宽带网络、光纤通信、移动互联网、4G技术的普及和网络通信服务的提速降费,农村地区的互联网接入率得到显著改善,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更新迭代,显著提升了农村地区的互联网普及率。截止到2020年6月,我国手机网民规模为9.32亿,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的比例高达99.2%,城乡之间的互联网发展差异并不是难以跨越的“天堑鸿沟”。

                  社会发展缩小城乡“数字鸿沟”

                  在传统“城乡二元结构”视野下,互联网信息方式和数字化生产能力的差异,形成城乡之间的“数字鸿沟”。根据有关城乡互联网发展差异与不平等的研究,大致可将城乡“数字鸿沟”划分为三个维度。第一维度是“数字接入鸿沟”,主要是指城乡之间在互联网基础设施和网络通信服务供给等方面的差距,是统筹城乡数字化建设和缩小数字差距的基础环节。第二维度是“数字使用鸿沟”,主要是指城乡居民在接入互联网络之后,因对互联网的认知和技能素养差异而形成的互联网使用行为差异及其所转化的数字红利鸿沟,是改善农民数字素养、激发数字化建设内在活力的重要着力点。第三维度是“数字资源鸿沟”,主要是指城市生活和乡村生活在众多“互联网+”领域的海量数据资源的差异,以及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数字资源处理能力与应用方面的差异,是谋求数字乡村与智慧城市同步实施、协同并进、融合创新发展新格局的关键所在。

                  在电商扶贫、短视频、网络购物等互联网应用向农村地区的业务扩展和下渗中,对电脑、移动通信设备和互联网络的使用技能缺乏、文化程度限制和网络通信设备不足等限制农村地区居民接入互联网的主要障碍得到进一步清除。城乡之间人口流动、经济社会各方面的融合发展及互联网应用内容的同步化,也进一步弥合了城乡之间的数字化差距。互联网应用的持续开发和内容建设为城乡居民使用互联网提供了多样性的选择。城乡居民基于从业类型、年龄、教育、生活习惯等多方面的差异,在互联网服务的使用中进一步缩小。城市居民的生产生活向互联网深度延展,互联网已然不只是信息媒介、工具,网络生活成为城市居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农村地区的生产生活等也在数字化转型进程之中。城乡经济社会融合发展与网络数字化发展相互作用,形成嵌套和叠加效应,进一步缩小城乡社会基础的差距与发展态势的差异。

                  城乡互动促进均衡发展

                  作为以数字化和信息通信技术为基础而形成的城乡关系网络,一方面缩减了社会